服務熱線:13393303499

秦皇島鵬翼化工機械有限公司(總部)

地址: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都山路12號

電話:+86-335-8592366  +86-335-8592388
傳真:+86-335-8570389
手機號:+86-13603233656 +86-15533523777 +86-18633530001

廣州分公司

地址:廣州市黃埔區大沙地東319號保利中譽廣場17層1706單元

電話:+86-20-82511325  +86-20-82511326
傳真:+86-20-82511327
手機:+86-13602763023

環保稅來了 看看涂料行業要交多少?

作者:
來源:
瀏覽量

12月12日從國家稅務總局獲悉,《環境保護稅法》將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目前全國大部分省份人大常委會近期已相繼審議通過本地區環保稅方案,為環保稅開征鋪平了道路,各地均統籌考慮本地區環境承載能力、污染物排放現狀和經濟社會生態發展目標要求,在法定幅度內確定了稅額方案。

據悉,作為中國第一部專門體現“綠色稅制”、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單行稅法,環保稅法規定,應稅大氣污染物的稅額幅度為每污染當量1.2元至12元,水污染物的稅額幅度為每污染當量1.4元至14元,具體適用稅額的確定和調整,可由各地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法定稅額幅度內決定。

目前,遼寧、吉林、安徽、福建、江西、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和新疆等省份明確應稅大氣污染物和水污染物適用稅額根據環保稅法確定的最低限額征收,即每污染當量分別為1.2元和1.4元。

浙江、湖北、湖南、廣東、廣西和西南地區的貴州、云南等省(自治區)制定的稅額均略高于環保稅法規定的最低稅額。其中,云南規定,2018年1月至12月,環保稅稅額為大氣污染物每污染當量1.2元,水污染物每污染當量1.4元;從2019年1月起,大氣污染物每污染當量2.8元,水污染物每污染當量3.5元。

江蘇、海南和四川確定的稅額適中。其中,江蘇規定大氣污染物和水污染物征收稅額分別是每污染當量4.8元和5.6元,四川為3.9元和2.8元。

小貼士

污染當量:是指根據污染物或者污染排放活動對環境的有害程度以及處理的技術經濟性,衡量不同污染物對環境污染的綜合性指標或者計量單位。同一介質相同污染當量的不同污染物,其污染程度基本相當。

例如:某污水處理廠處理城市生活污水和工業廢水的混合污水,生活污水量50000m3/d,COD濃度50mg/L;工業廢水量500m3/d,COD濃度5000mg/L。

1、進水中生活污水的COD含量=50000m3/d×COD濃度50mg/L(g/m3)=2500000g/d,其污染當量為2500kg/d。

2、進水中工業污水的COD含量=500m3/d×COD濃度5000mg/L(g/m3)=2500000g/d其污染當量為2500kg/d。

可以說生活污水和工業污水污染當量一樣,因為污染當量值一致。

涂料及其上下游的化工企業,歷來是環保重點監管的行業之一,那么此次環保稅的出臺,對于涂料及涂料上下游的企業來說需要交納多少稅負呢?希望通過以下小編整理的表單,能夠讓相關的企業負責人一目了然。

為何2017色素炭黑價格漲的如此瘋狂?

回首即將過去的2017年,環保的嚴查整頓、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這對于化工行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來說無疑是膽戰心驚的一年。而說到原材料價格上漲,色素炭黑市場自打開年以來價格行情可以說一路上揚,與此同時愈加高漲價格也印證了炭黑步上2016鈦白粉瘋狂暴漲的老路,廠家拼命囤油,終端客戶拼命囤貨。看似紅火一片,但從業者們始終心頭縈繞一片疑云,這樣的價格和市場,究竟會維持到什么時候?恐怕目前的局面下,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一、色素炭黑之殤

色素炭黑,與其一奶同胞的輪胎炭黑市場份額來相比,的確用量比較稀少。也正因如此,色素炭黑在整個炭黑行業里的話語權變顯得十分弱小,但與之相反的是,色素炭黑對其原料油的要求、對工藝的苛刻,和傳統橡膠(14365, -95.00, -0.66%)炭黑粗放量化的生產線相比,生產成本卻變得更加敏感。以槽法色素炭黑C611和橡膠炭黑N330油耗比為例進行成本對比,也就是說,理論上本輪原料油價格暴漲對色素炭黑價格的影響,色素炭黑的漲幅應該是接近普通橡膠炭黑的漲幅的兩倍左右。而與此同時不同于橡膠炭黑多用蒽油+瀝青油配置成混合炭黑油生產,色素炭黑必須使用優質的純蒽油生產,這無形中又在加劇色素炭黑的生產成本高企。可事實上呢?

色素炭黑在過去一年中的漲幅,實際上遠遠低于普通橡膠炭黑,同時與橡膠炭黑旺盛的下游需求刺激不同,色素炭黑下游并沒有大規模的爆發需求,反而因為部分下游客戶環保整頓出現了小幅萎縮。一面是各廠商面臨巨大的原料油上漲壓力,另一方面下游接貨總量沒有放大,而這一部分的成本,只能由各廠商自己承擔。可以說,色素炭黑的漲價,是被橡膠炭黑一路裹挾上去的。下圖為色素炭黑與橡膠炭黑的市場份額占比。

二、原料油市場之痛

不知從何時開始,煤焦化、鋼鐵冶金為代表的的黑色金屬產業鏈從風風火火的擴張變成了人們眼里的夕陽產業。大量的負面新聞和這個行業相關聯:產能過剩、關停整頓、霧霾、環保督查,每次出現在人們視線中,總要拉扯一下社會的神經。而炭黑行業作為煤焦化行業的末端支鏈,也不得不背負煤焦化行業所帶來的陣痛。

而面對這場油荒,產能規模都很大的橡膠炭黑廠商,在利好的刺激下,或許還能安然應對。但規模遠小于他們的色素炭黑廠商夾在中間顯得異常難過,不得不忍受原料油不斷上漲,銷售價格卻無法與之匹配提升尷尬的局面。原料油的短缺,給色素炭黑廠商帶來的不單單是價格的問題:優質原料油的采購難度增加,廠商只能保住利潤稍高的訂單,而對于一些量大利潤較低,資金運轉要求高的訂單只能延遲或暫時不接。因此,對于終端客戶來說,會出現部分型號短缺的情況。事實上,各色素炭黑廠商的庫存目前均處于低位,更加加劇了供需關系的矛盾,也就造成了目前市面上色素炭黑難買的局面。

三、敢問路在何方?

回到文章開頭的那個問題,似乎色素炭黑未來走勢依舊充滿了大量的不確定性。環保整頓的陰翳始終在煤焦化行業頭頂上揮之不去,而在這種原材料倒逼的情況下,色素炭黑廠商也遲早壓制不住高位的油價,只能選擇直面市場。2017即將過去,2018即將到來,色素炭黑的漲價浪潮也已成定局,那么在即將開來的2018年,色素炭黑作為顏料行業里的“黑老大”,是否像“白老大”鈦白粉2016年的行情那樣出現越漲越難買的局面呢?(文章來源:涂多多)

關鍵詞:

新聞中心

金海岸娱乐城新闻